剛離開大企業  來到還在燒錢的新創公司

對前東家不免仍有眷戀

但!目前!

 至少  我的快樂指數是>前公司的

 

30雜誌 2008年 3月號 文∣劉威麟
2008/4/1
【字體】放大 | 正常 | 縮小
現代上班族表現得愈好,反而捨不得離開公司,路愈走愈窄,這個現象真的很弔詭。為什麼我們不願意給自己「另一條路走」?

這次回美國出差,特地見了一些很久沒碰到的老朋友,然後我驚訝地發現,彼此之間,竟有一些相同的境遇與夢想。我們之間的共同處,是都曾經念過這間叫做「史丹佛」的學校。

我們聊了很多事,也聊了很多「人」。話匣子常以這樣的方式打開,「你知道嗎?那個某某某學長,現在在做某某事……」我們發現,史丹佛畢業的人的職涯設計,真和其他學校的人有所不同。史丹佛的人或許待過麥肯錫,然後雷曼兄弟,然後高盛,但之後很有可能拋掉一些東西,自己開一間公司、做一個新事業,我到上海,你到美國,我們全世界四處跑。

簡而言之,「創業」在這個族群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。

其實大家都在創業

儘管最後真正全職出來「創業」的,嚴格計算下來,十個史丹佛畢業生中其實只有一、二位,但如果將「創業」這個動作廣義化,有些學長成為所謂的「二分之一族」,也就是白天上班,晚上做自己的副業;有些隱身成為知名部落客,白天上班,晚上成為可愛插畫背後的畫者。假如將這些都計入「創業」,全部加總起來,十個裡面可能就有九位都在「創業」了!目前檯面上知名的「史丹佛校友」,學學文創董事長徐莉玲、若水公司的作家王文華,Google台灣區業務總經理張成秀等……看看大家現在在做的事,某種程度上都可算是在「開創事業」中,他們自己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。

我一直在想,為何史丹佛人「愛創業」?史丹佛教了我們和別人不一樣的是什麼?此趟美國行,我又見到台灣的「交大」也有類似的狀況,在矽谷與《拓荒》一書作者李喬琚碰面,她聽到有一批台灣網路創業家要到矽谷出差,馬上約了一個「交大校友晚會」要和大家聚聚。史丹佛偷偷教我們的事,答案已經漸漸明朗。

從史丹佛畢業的,拿到的不只是學位,而是這些「人」。這些校友建立了一套「通報系統」,口耳相傳,某某某創業了、辭工作了、去上海發展了……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路了。這就夠了!透過這個掛名「史丹佛」的「學長學姐通報系統」,史丹佛的畢業生都聽過特別多件「正在進行的創業故事」,我們從這些「小道消息」,得知了「前人」所走的路。

記得自從進史丹佛的第一天起,我就聽到「王文華」的名字,當時他還沒有這麼出名,我就看到他的文章以及他的努力。另外,我們看到成功創業家王耀庭,看到楊致遠,看到蔣顯斌,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他們的現在,學校還流傳著他們在求學時代的故事,還有他們的努力過程,我們得以了解他們如何一開始到最後,走過如何怪誕的職涯路,很容易就觸動了「我們也應該給自己另一條路走」的念頭,丟掉現在的光環,退後、轉彎,尋求更大的突破!

「給自己另一條路走」,就是史丹佛偷偷教我的事!「某某某這樣做了,你還在等什麼!」

給自己另一條路走

現代上班族,尤其是到30歲,愈高學歷,進入名聲愈響的企業,取得愈好聽的頭銜,就愈不容易再給自己「另一條路走」了。當你進入公司,表現得很優秀,反而容易卡在這間公司,捨不得離開。

這個現象真的很弔詭,一旦表現得愈好,我們的路反而愈走愈窄!而願意給自己「另一條路走」的,常常是「無路可走」者──找不到工作,就只能創業!學歷不佳無法加薪,就只能創業……因為如此,有一位創業成功、身家已達百億的史丹佛學長曾告訴我,他回台灣前一定得在大學弄個顧問教授職之類的,好好印一張名片,因為「創業家」不是一個受台灣人所認可的「正當職業」。

這就是我這次自美國回來後,最有感觸的一個話題。夢想自在心中,所有心中還有夢的社會中堅份子現在所需要的,是由一個人來告訴大家:「你知道嗎,某某某也正在創業中!」「你知道嗎,給自己另外一條路走,是正確的!」人生座右銘應以「VIA」為目標,「Variety is Abundance」,多一點選擇,就會帶來更豐收的人生。我想告訴你,已經有很多人正在做,他們目前還沒有傲人的成績可以宣布,不過我可以斬釘截鐵地告訴你,他們其實可以選擇做其他更好、更穩定的工作,但他們選擇了創業。史丹佛偷偷教我的事,現在,由我偷偷地告訴你

care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